将催生巨大的VOCs治理、监测(检测)和第三方服务市场,巴基斯坦启动对上述国家涉案产品的本次反倾销日落复审立案调查

by admin on 2020年4月6日

摘要:截至目前,已有北京市、上海市、江苏省、安徽省、湖南省、四川省、天津市、辽宁省、浙江省、河北省、山东省、山西省、海南省、湖北省、福建省和云南一共17个省份开征挥发性有机物VOCs排污费。
截至目前,已有北京市、上海市、江苏省、安徽省、湖南省、四川省、天津市、辽宁省、浙江省、河北省、山东省、山西省、海南省、湖北省、福建省和云南一共17个省份开征挥发性有机物VOCs排污费。17省份开征VOC排污费示意图
相关征收标准如下:
确定VOCs当量值为0.95,征收标准为每污染当量1.2元,每一排放口排放的VOCs均需征收VOCs排污费,不受对前三项污染物征收排污费的限制,但对于VOCs中的苯、甲苯、二甲苯等污染物已征收排污费的,应将其排放量从VOCs排放量中扣除。
北京:基本收费标准为20元/公斤。
上海:自2015年10月1日起(第一阶段)收费标准为10元/千克,自2016年7月1日起(第二阶段)收费标准为15元/千克,自2017年1月1日起(第三阶段)收费标准为20元/千克。
天津:VOCs排污费征收标准为每公斤10元。
安徽:VOCs排污费征收标准为每污染当量1.2元(VOCs污染当量值为0.95千克)。
湖南:VOCs排污费征收标准为每污染当量1.2元(VOCs污染当量值为0.95千克)。
四川:VOCs排污费征收标准为每污染当量1.2元(VOCs污染当量值为0.95千克)。
辽宁:VOCs排污费征收标准为每污染当量1.2元(VOCs污染当量值为0.95千克)。
浙江:VOCs排污费征收标准为每污染当值量3.6元(VOCs污染当量值为0.95千克)。2018年1月1日起每污染当量值4.8元。
江苏:2016年1月1日至2017年12月31日,VOCs排污费征收标准为每污染当量3.6元;2018年1月1日起,VOCs排污费征收标准为每污染当量4.8元(VOCs污染当量值为0.95千克)。
河北:VOCs排污费征收标准;2016年1月1日起,每污染当量2.4元;2017年1月1日起,每污染当量4.8元;2020年1月1日起,每污染当量6元。
山东:VOCs排污费征收标准2016年6月1日起执行,每污染当量3.0元(VOCs污染当量值为0.95千克)。自2017年1月1日起,征收范围增加汽车制造业、家具制造业和铝型材工业,收费标准全部调整为6.0元/污染当量。
山西:VOCs排污费征收标准2016年9月1日起执行,太原市每污染当量1.80元,其他城市每污染当量1.20元。
福建:除需要单独核算的污染物污染当量值外,其余挥发性有机物污染当量值为0.95千克,挥发性有机物排污费征收标准按照现行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污费收费标准执行,即每污染当量征收1.2元。征收范围为石油化工和包装印刷两个试点行业。制定的挥发性有机物排污费征收标准从2017年1月1日开始执行,试行期1年。试行期满后,根据企业负担情况和社会反应情况再正式核定征收标准。
海南:VOCs排污费征收标准2016年8月1日起执行
湖北:VOCs排污费征收标准2016年10月1日起执行。 (来自:互联网)

摘要:2015年8月4日,应巴基斯坦国内双轴取向聚丙烯薄膜生产商Tri-pack
FilmsLtd,
Karachi的申请,巴基斯坦启动对上述国家涉案产品的本次反倾销日落复审立案调查,调查期为2012年4月1日~2015年3月31日。本案涉及巴基斯坦税则号3920.2010和3920.2030项下的产品。
12月1日,巴基斯坦关税委员会发布公告,对进口自中国、阿联酋、阿曼和沙特阿拉伯的双轴取向聚丙烯薄膜(Biaxially
Oriented Polypropylene
Film)作出反倾销日落复审肯定性终裁:裁定自2015年8月4日起对上述进口国家的涉案产品继续征收为期5年的反倾销税(税率详见下表)。
2012年4月23日,巴基斯坦对原产于或进口自中国、阿联酋、阿曼和沙特阿拉伯的双轴取向聚丙烯薄膜启动反倾销立案调查。
2012年8月14日,巴基斯坦开始对进口自中国、阿联酋、阿曼和沙特阿拉伯的双轴取向聚丙烯薄膜征收为期三年的反倾销税。
2015年8月4日,应巴基斯坦国内双轴取向聚丙烯薄膜生产商Tri-pack FilmsLtd,
Karachi的申请,巴基斯坦启动对上述国家涉案产品的本次反倾销日落复审立案调查,调查期为2012年4月1日~2015年3月31日。本案涉及巴基斯坦税则号3920.2010和3920.2030项下的产品。
(来自:中国塑料机械网)

摘要:中国环保产业协会近日公布了《有机废气治理行业2015年发展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根据协会统计,近一年来,国内15个省(直辖市)出台了VOCs(挥发性有机物)收费细则,大约40个城市颁布实施了治理、整治方案。
对于一般污染源,可只考虑非甲烷总烃的监测,监测设备费用较低,每台约需要10万元~20万元左右;但对于苯系物等特殊污染源,监测设备的投入较高,每台可能需要30万元~100万元左右。考虑到VOCs污染源的数量众多,在线监测设备的需求非常大。
中国环保产业协会近日公布了《有机废气治理行业2015年发展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根据协会统计,近一年来,国内15个省(直辖市)出台了VOCs(挥发性有机物)收费细则,大约40个城市颁布实施了治理、整治方案。
“各地VOCs治理政策、标准、方案的出台实施,将催生巨大的VOCs治理、监测(检测)和第三方服务市场。初步预计,近3年仅VOCs治理市场将达1800亿元。”专家表示。
政策组合拳开辟治理新市场 收费办法、整治方案和严格执法促进VOCs治理
《挥发性有机物排污收费试点办法》颁布实施一年来,对VOCs的污染防治工作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中国环保产业协会有机废气净化委员会秘书长郝郑平表示,各省(直辖市)也纷纷制定VOCs排污收费实施细则,截至今年9月底,已经有15个省(直辖市)发布了VOCs排污收费实施细则。
郝郑平认为,在收费制度的重压之下,之前还在观望的企业特别是一些大型企业,已经开始全面启动VOCs减排工作。VOCs的减排控制能力与企业的清洁生产水平已经成为影响相关行业竞争的关键因素。清洁生产水平高、VOCs排放量少的企业将会得以生存,反之将会面临被淘汰的风险。特别是在北京、上海等监管要求高、执法严的地区,这个趋势已成为共识。
除了收费办法的出台实施,相关排放标准和地方整治方案的制定实施,也推动VOCs治理,利于企业开拓VOCs治理、监测市场。
据记者了解,截至目前,涉及VOCs的大气固定源污染物排放国家标准已经扩展至14项。北京、上海、广东、重庆、天津、河北、浙江、江苏等多地已经颁布了相关的VOCs地方排放标准。这些标准为各地企业推动VOCs减排提供了依据。
另外,目前已经有大约40个以上城市发布了VOCs综合治理、整治方案,涉及减排的重点行业、重点企业以及实施进度、资金配套、监管措施等内容。
伴随着VOCs相关减排政策、标准和方案的制定出台,各地政府及其环保部门明显加大了监管和处罚力度,特别是处于大气污染重的京津冀等区域。环保部门通过明察暗访,对违规生产、治理延后、治理设施不达标的企业进行了严厉处罚。
“从近期来看,新制定的相关政策、标准、整治方案以及执法压力催生的治理市场容量巨大。”中国环保产业协会有机废气净化委员会副秘书长栾志强说。
细分领域进展不一 源头减排已开启,治理市场近3年将达1800亿元
由于VOCs的污染涉及到众多污染物种类和行业,目前我国尚未建立VOCs污染企业的源清单,对VOCs治理市场总容量难以进行准确的计算。总体来讲,VOCs的控制治理市场可以划分为源头减排、末端治理、VOCs监测(检测)和第三方服务等细分领域。
记者了解到,而且在很多行业,VOCs减排首先是要求提高清洁生产水平,从源头上减少生成。如汽车和家具生产行业喷涂生产线的改造,需要更换为水性涂料;包装印刷行业印刷与复合生产工艺改进,需更换为水性油墨和水性胶粘剂等。
从短期来看,生产工艺、生产设备和原材料的更改与改进投入大;但从长期来看,很多行业可以借此促进产业升级,大幅度降低VOCs排放,减少VOCs末端治理成本。“由于源头治理刚起步,其成本涉及的因素也比较多,目前其市场空间难以清楚估算。”业内人士表示。
而末端治理市场逐渐明晰,容量巨大。“从目前已经发布了VOCs治理、整治方案的约40个城市的情况来看,各城市发布的VOCs治理重点企业数量在100家~1000家之间,以平均300家计算,每家企业的治理费用按平均300万元计(实际上大型企业的治理费用可能达到几千万元直至上亿元,小型企业的治理费用可能在100万元左右),每个城市的平均治理费用在9亿元左右。”清华大学副教授马永亮估算。
以全国200个城市和地区计算,则近3年的VOCs治理市场将达到1800亿元,平均每年600亿元左右。实际上许多城市VOCs治理重点企业数量要远超过300家,实际的末端治理市场要超过这个估算的数据。
监测检测市场有望成新热点 市场空间未来可能与末端治理市场空间相当
“VOCs种类多(最为常见的有200多种),涉及到的行业和企业数量多,排放条件复杂,监管非常困难,监测(检测)已经成为目前制约VOCs治理的一个关键业务。”郝郑平认为,从长远来看,VOCs监测(检测)市场需求巨大,可能接近或达到VOCs末端治理的市场。VOCs监测(检测)市场主要包括3个方面。
一是对污染源的常规检测。污染源的常规检测主要是为污染治理设备的选择与建设提供基础数据,也为环保部门的执法服务。在石化与化工行业,对于无组织排放的泄漏检测与修复(LDAR技术)工作,目前已经在全国范围内展开,通常都是由第三方公司负责完成,有大量的第三方服务公司在从事检测服务工作。由于检测项目多,通常检测周期较长,一般检测费用较高。
二是污染源在线监测装置的需求。为了对污染源进行有效的监管,工业固定源(特别是较大型的污染源)的在线监测将是今后的一个发展趋势。记者了解到,目前天津市和上海市已经明确规定了VOCs污染源在线监测要求,其他地区虽然还没有明确要求,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也已经增加了在线监测的要求。
对于一般污染源,可只考虑非甲烷总烃的监测,监测设备费用较低,每台约需要10万元~20万元左右;但对于苯系物等控制要求较高的污染因子,除了对非甲烷总烃的监测要求外,还需要对特殊污染因子进行监测,监测设备的投入较高,每台可能需要30万元~100万元左右。考虑到VOCs污染源的数量众多,在线监测设备的需求非常大。
“如上海市规定排风量达到10000m3/h的污染源必须安装在线监测设备,第一批公布的企业数量约2000家,如果只考虑非甲烷总烃的监测设备费用需要2亿元~4亿元。实际上一家企业可能有多个监测点,如果再考虑对高毒性污染因子的监测,监测设备投入要超过4亿元。”栾志强举例说。
三是环境空气质量监测站点的建设。在常规空气质量监测站点中增加总VOCs和非甲烷总烃检测项目,需要对检测设备进行改造,增加相应的检测设备。
第三方服务将成发展趋势
VOCs治理的咨询业务近年来逐渐兴起,第三方运行可更好保障运行效果
“由于我国VOCs治理工作起步较晚,第三方服务市场目前尚未形成规模,但从近几年的发展趋势来看,第三方服务将成为今后的一个发展趋势。”栾志强表示。
据了解,VOCs治理的咨询业务近年来逐渐兴起。VOCs的治理技术体系非常复杂,治理技术的合理选择是困扰业主单位的一个主要问题。很多企业由于技术选择不当,治理效果达不到预期要求,造成重复投资的问题比较突出。“已经有了一些专门从事VOCs治理业务的公司,主要是为企业提供系统解决方案,以及为政府部门的VOCs治理进行总体规划、策划等。”马永亮表示。
初步预测,治理设施的第三方运营服务市场潜力巨大。通常VOCs治理设施的运营专业性要求很高,业主单位缺乏相应的运营方面的人才,由第三方负责运行可以更好地保障运行效果,并且国家政策也提倡由第三方运营服务。
此外,在VOCs排放集中的区域、园区中VOCs的集中治理,如溶剂的集中提纯回收、活性炭的集中再生等,涉及到溶剂提纯基地和活性炭再生基地建设,也需要由第三方来负责管理和运行工作。第三方运营服务将会成为今后VOCs治理的一个发展趋势。
(来自:中国石油和化工网)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