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观在车水马龙的街头显得十分壮丽,其它公司也在向中国机器人产业投资

by admin on 2020年3月29日

摘要:记者日前从湖北省质监局获悉,《湖北省学校合成材料面层运动场地建设标准》(以下简称《标准》)即将于近期发布实施。
  记者日前从湖北省质监局获悉,《湖北省学校合成材料面层运动场地建设标准》(以下简称《标准》)即将于近期发布实施。该《标准》由湖北省体育场馆建设协会组织起草,并于3月组织专家团队,业内权威专家和部分企业代表召开了专题研讨会,进行修订。  塑胶跑道是“运动场地合成材料面层跑道”的简称,以往的标准中对有害物质限制不足,诸如“多环芳烃”、“邻苯二甲酸酯类塑化剂”等物质,没有列入检测范围。同时,相关标准仅对原材料提出要求,未涉及施工验收等环节。  据参与起草了国家标准和湖北标准的武汉体育学院体育工程与信息技术学院院长郑伟涛介绍,我国现有的塑胶跑道标准对跑道检测标准不够完善,对原材料的技术要求未进行规定,跑道面层有害物质限量指标控制不严、参数设定不够全面。施工中使用的关键原材料、胶水、溶剂等没有经过有害物质限量检测,施工现场随意添加低成本的溶剂提高施工性,同时未按照规范进行竣工验收,也埋下了很多隐患。  据湖北省体育场管建设协会会长陈凌介绍,目前,国内95%的塑胶跑道都是聚氨酯(PU)跑道,2015年9月江苏爆发第一起“毒跑道”事件后,全国多地接二连三发生。由于标准滞后,整个体育设施行业面临无标可检、如何检测判定、不知由谁检测的尴尬局面。在国标正式颁布之前,制定和颁布一个高标准严要求的地方标准尤显迫切。  此前,上海、深圳、浙江、山东等地相继颁布了行业或地方标准,为治理“毒跑道”提供了有关的技术支撑和政策依据。但由于很多地方标准编制时间仓促,导致各省标准存在较大差异,没有形成共识。湖北省即将实施的《标准》广泛吸收教育及体育主管部门、质检机构、科研机构、大专院校、环保专家、生产企业、铺装企业参与标准编制,使标准具有广泛的代表性和操作性,参加制定标准的一些专家也是国家标准起草编制专家。同时,《标准》还结合了欧美等发达国家的现行标准,可前瞻性地防控未来可能出现的塑胶跑道有毒物质。  据了解,《标准》的严格性和高标准,不仅仅体现在检测和限制塑胶跑道的有毒物质含量,而且对塑胶跑道的整体挥发物质(VOC和TVOC)做了限制限量要求,增加了现场检测和取样结合的方式,避免了漏检和误检。《标准》不仅对目前跑道建设中可能产生的27种有害物质的限量做出了规定,还按照家装标准对建成后的跑道挥发物含量做出了限定,跑道产生的挥发物不得高于0.6克/升;本标准对于未来产品的要求指明了具体方向:无溶剂添加产品,无味觉刺激产品,绿色环保型和可回收型产品,无毒型产品。
(来自:中塑在线)

摘要:机器人正成为中国塑料产业的生力军,原因有二,一是制造企业寻求人工成本上涨的应对方案,但更多的是提高效率和制造过程的整体质量水平。
  机器人正成为中国塑料产业的生力军,原因有二,一是制造企业寻求人工成本上涨的应对方案,但更多的是提高效率和制造过程的整体质量水平。  机器人一词来自上世纪20年代捷克剧作家Karel
Capek的作品,在捷克语中,含义是”被迫出卖劳力的劳工”。在中国这一历史上以人工成本低出名的国家,机器人却正大行其道。  根据总部位于法兰克福的国际机器人联盟提供的信息,2015年中国有68600台机器人投入使用,轻而易举地成为全球领先的机器人市场。而同年欧洲整体一共购买了50100台机器人。  与这一趋势吻合,中国塑料生产企业报告使用机器人的范围更加广泛。例如美国注模公司Evco塑料在东莞的新厂就可以”关灯”生产,因为车间内没有工人照看机器,其目标是:质量和效益。  Evco塑料总裁戴尔.
伊凡斯最近在东莞厂接受采访时说:”我们并非为了节省劳动力,我们是为了生产更可靠、容差更小的零件。”虽然伊凡斯说中国工厂的自动化程度不如其美国工厂,但他说:”我们的美国工厂之前已经不再进行关灯作业,但因为中国这边开始关灯生产,我们考虑美国厂也重新开始这么做。”  对工厂自动化来说,产品尺寸是关键。  在东莞厂,Evco生产的大多是小型零件,便于关灯生产。伊凡斯说:”关灯生产的多数产品是小物件,可以由机器人捡起来放入箱子里。如果产品是大物件,必须保护并进行特别包装的,通常必须有人在旁边照看。”  当然自动化已经进入塑料供应链行业几十年。如今,走在中国广交会的大厅,就算是深圳郊区生产小型模具的工厂,宣传册上也骄傲地列出配备有CNC机床和自动化检测设备,而且多数是进口的。  中国最大也是最国际化的模具公司TK集团称,正在增加公司的自动化生产程度,而且因此在去年严竣的经营条件下,提升了公司的利润。  TK在上月向香港证券交易所公布的年报显示,销售额微增1.5%达到16.3亿港元,但全公司的毛利润跳升了9%,自动化和人民币贬值是利润增长的主因。  在该公司的塑料零部件领域,利润与机器人更是直接挂钩。”毛利润的增长主要是因为自动化应用的增加提高了生产效率”,公司财报称。  美国注塑企业GW塑料也在东莞设有工厂,对他们来说,提高生产自动化的主要目的是提高产品质量。GW总部位于佛蒙特州贝塞尔,在美国和墨西哥都设立有工厂。公司负责国际业务的副总裁本.
布查说:”墨西哥和中国的劳动力成本比美国低,但我们的客户看重的是产品质量,自动化生产和检验是提高产品质量的最佳解决方案。”  布查在回复电子邮件采访时表示:”我们认为,为客户定制开发自动化生产是我们为客户提供的服务的重要部分。”  这些企业也是中国国家方针的积极践行者。中国制定了宏伟的”中国制造2025″计划,即到2025年每万名工人的机器人比例达到150台。  为达到这一目标还须努力,虽然中国是世界最大的工业机器人市场,但密度并不高,每万名工人的机器人配置只有49台,全球的平均水平是69台。领先的是韩国,万名工人机器人拥有率是531台,新加坡395台,日本305台,德国301台,美国排第8,176台。  IFR总裁约.
盖玛称,中国政府已经将提高工厂自动化设为重要任务,该组织今年2月的报告指出,到2019年,全球机器人产量中的40%会安装在中国。  盖玛称:”这一领域过去几年在中国增长巨大,今后还将快速增长。驱动力主要来自中国政府,他们提出了中国制造2025,支持自动化生产,希望成为全球自动化生产的领导力量,因而这一领域还会继续增长。”  这一增长潜力吸引了跨国公司,部分中国国内企业也在迎头追赶。位于长沙的湖南瑞森可机器人科技有限公司副总裁Allen
Liang说:”中国有全球最大的机器人市场,特别是机器人应用软件,目前还不发达。”  湖南瑞森可成立于2015年,是波士顿瑞森可机器人的中国经销商,波士顿瑞森可生产合作机器人中的Baxter和Sawyer系列产品,公司客户中包括有海尔和苹果的供应商富士康。  Allen
Liang在3月初的广州SPS工业自动化交易会上接受了本刊采访,他表示希望建立起高端机器人市场。其它公司也在向中国机器人产业投资,因为他们发现在全球最大的制造国投资自动化好处很明显:成本低。  GW公司的布查说:”关键是年零件产量决定着自动化的成本。在中国实施自动化更加便宜。也就是说,从经济性角度考虑,在中国提高项目自动化所需年产量可以比在美国等国家低一些。”
(来自:塑料新闻中国)

摘要:于成都市最繁华的盐市口商业地段,一大型购物商城为了招揽顾客,特意打造了一副“十里桃花”景象,远观在车水马龙的街头显得十分壮丽。可走进观察,这些“桃花”、”桃树”全是由塑料材质人工打造而成,但前来赏“花”的市民仍然络绎不绝。(2017年4月15日拍摄)
  位于成都市最繁华的盐市口商业地段,一大型购物商城为了招揽顾客,特意打造了一副“十里桃花”景象,远观在车水马龙的街头显得十分壮丽。可走进观察,这些“桃花”、”桃树”全是由塑料材质人工打造而成,但前来赏“花”的市民仍然络绎不绝。(2017年4月15日拍摄)这些塑料做的桃树有100棵左右,一棵棵林立在高楼大厦之间,赏“花”者每天络绎不绝。赏花的市民钻进“十里桃花”,合影、留念。正午十分,赏花的市民在花丛中休憩。一群人在花丛中遮阴。花丛中还打造了一些其他的人造景观。街头的“桃花”吸引过往行人。
(来自:看四川)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