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信部将积极推动工业互联网平台建设,  全面推进智能制造条件基本成熟  辛国斌表示

by admin on 2020年2月15日

摘要:“当前,以智能制造为核心的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制造业加速融合,已经成为全球先进制造业发展的突出趋势。”辛国斌表示,要聚焦智能制造这一主攻方向,加快制造强国建设步伐,加速推动经济发展由数量和规模扩张,向质量和效益提升转变。
  在11月24日举行的全国智能制造试点示范电视电话会上,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辛国斌表示,要充分利用“中国制造2025”专项资金、技术改造专项等现有渠道对智能制造试点示范项目进行支持。明年计划新遴选100个左右试点示范项目,到2020年共遴选300项以上智能制造试点示范项目和150个左右智能制造标杆企业。  “当前,以智能制造为核心的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制造业加速融合,已经成为全球先进制造业发展的突出趋势。”辛国斌表示,要聚焦智能制造这一主攻方向,加快制造强国建设步伐,加速推动经济发展由数量和规模扩张,向质量和效益提升转变。  试点示范企业生产效率平均提升三成以上  据介绍,2015年以来,工信部共遴选确定了206个智能制造试点示范项目,其中工业互联网创新应用项目28个,试点示范的行业和区域逐步扩大,目前已覆盖了30个省(自治区、直辖市)、82个行业。初步统计,试点示范项目智能化改造前后对比,生产效率平均提升30%以上,最高提高两倍以上,运营成本平均降低20%左右,最高降低60%;有19家试点示范企业实现了对105家相关企业的复制推广。  辛国斌表示,加快发展智能制造,不仅有利于提升传统制造业的质量效益,还能有效带动智能装备、工业软件等新兴产业的快速增长,同时有助于我国传统产业实现生产制造与市场多样化需求之间的动态匹配,增加产出、减少消耗、提高品质,大幅提高劳动生产率,抵消劳动力、原材料等要素成本上涨带来的影响。  “很多企业现在都积极发展智能制造,因为智能制造确实能提高效率、降低成本。”北汽福田汽车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巩月琼介绍说,自2015年以来,福田汽车就开始搭建工业互联网体系,实现了商用车生产过程智能化,大规模个性化定制和主动精准化服务。目前,在实施了工业互联网的业务领域,产品研发周期缩短约30%,生产效率提升约18%、制造成本降低约12%、能源利用率节约10%。  “智能制造能够有效缩短产品研制周期,提高生产效率和产品质量,降低运营成本和资源能源消耗,这一共识已经在全社会基本形成。发展智能制造,无疑会对破解我国制造业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发挥历史性、革命性的推动作用。”辛国斌说。  全面推进智能制造条件基本成熟  辛国斌表示,目前智能制造推进体系已基本形成,形成了央地协同、产学研用联合创新,各方面共同推进的工作格局。总体来看,目前我国全面推进智能制造的条件已经基本成熟。  智能制造核心装备供给能力持续增强,集成服务能力不断提高。据了解,我国已成功突破和应用316台关键技术装备,包括高档数控机床与工业机器人、增材制造装备、智能传感与控制装备、智能检测与装配装备、智能物流与仓储装备等,以及215套十大重点领域急需的智能制造成套装备。  智能制造的基础支撑能力不断夯实。智能制造标准体系持续完善,共支持开展188项智能制造相关国家标准研制工作,其中41项目前已获得国家标准立项。  各地积极发展智能制造。据江苏省人民政府副秘书长王志忠介绍,近两年江苏省以智能制造为代表的新经济发展持续发力。智能制造目标规划、人物体系、工作体系等逐步建立。全球智能制  造领域的高端峰会——12月6日即将开幕的2017世界智能制造大会即在江苏南京举行。  制定一批基础共性和关键技术标准  辛国斌表示,智能制造是我国制造业紧跟世界发展趋势,增强发展质量优势的关键所在,牢牢把握这一主攻方向,对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制造业深度融合,对夯实实体经济发展根基,都有重要而深远的影响。  近年来,智能制造装备产业迅速壮大。据市场咨询机构众诚智库总裁杨帆介绍,2016年,我国智能制造产业产值达到1.4万亿元,从2011年开始,过去5年年均增长率都超过20%,远远高于我国GDP增速。智能制造产业目前仍处于高速发展阶段,预计到2020年产值达到3万亿元。  辛国斌透露,计划明年发布《国家智能制造标准体系建设指南》2018年版,并将抓紧制定一批行业智能转型急需的基础共性和关键技术标准,逐步完善健全智能制造标准体系。  “要积极培育智能制造生态体系,并以市场应用带动关键技术装备、智能制造标准、核心工业软件、工业互联网平台和系统解决方案供给能力的有效提升,形成发展智能制造的‘中国方案’。”辛国斌说。
(来自:中国经济网)

摘要:塑料造粒设计生产理念再次发生重大变革,全套立体化,系统化的服务方案出台,给机械制造商带来调战的同时,也给客户带来了更多的实惠。
  近年来,国际上塑料造粒机都带全套工艺方案提供给市场,塑料造粒机制造做出了至关生存的服务型制造的战略转型,而服务型制造是从“低端”走向“高端”的发展理念高端是指国际产业分工价值链的高端,如把塑料造粒机制造的高端仅理解为单一设备的技术先进性,就会引导到产业型的道路上去。  高端塑料造粒机制造就是能解决有关领域/行业的“潜在需求”塑料制品的成型加工全套方案,创新创造的塑料成型加工技术和设备来源于有关领域/行业的“潜在需求”的全套方案服务过程中的研发。如果仅制造塑料颗粒机设备,必然处于价值链的低端,大部分附加值都由“潜在需求”塑料颗粒的全套方案解决者所拥有。  服务型制造表明高端塑料机械造粒机制造是指处在全套解决方案的价值链高端的塑料造粒机,突出指出了其成型加工的能力,也是衡量塑料造粒机的技术水平的先进性的标准。有的仅把塑料造粒机的技术进步误解为在原有设备上采用某些设计的新技术、制造的新工艺、测试的新手段、配套的新型件,而成型加工能力没有实质性科技进步,只是为全套方案解决者提供更为优良的设备,仍处在价值链的低端。
(来自:环球塑化网)

摘要:发展工业互联网,或对我国推动实体经济转型升级意义重大。我国建设工业互联网将遵循何种路径?从哪些环节入手?记者就此采访了政策制定者和相关专家,对《指导意见》进行解读。
我国工业基数大,但是大量的工业设备运行效率却很低。如果能够依靠互联网等信息技术手段,改变工业的流程、工艺、质量等,转型升级的效果将是非常巨大的。  小到生产网络用户定制的服装,大到百亿元产值企业的全流程管理,传说中的工业互联网无所不能,俨然成为未来的基础设施。日前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通过了《深化“互联网+先进制造业”发展工业互联网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这是规范和指导我国工业互联网发展的指导性文件。  发展工业互联网,或对我国推动实体经济转型升级意义重大。我国建设工业互联网将遵循何种路径?从哪些环节入手?记者就此采访了政策制定者和相关专家,对《指导意见》进行解读。  体系建设分“三步走”  “《指导意见》与《中国制造2025》一脉相承,是《中国制造2025》的主攻方向之一,为推进‘互联网+’行动、深化制造业与互联网融合发展提供实现路径。”工信部副部长陈肇雄在国新办举行的《指导意见》吹风会上对媒体表示。  到2025年,实现覆盖各地区、各行业的工业互联网网络基础设施基本建成,标识解析体系不断健全并规模推广,形成若干家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工业互联网平台等;到2035年,我国工业互联网重点领域实现国际领先;到本世纪中叶,工业互联网综合实力进入世界前列……据陈肇雄介绍,我国将分2025年、2035年和本世纪中叶“三步走”,构建与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相适应的工业互联网生态体系。  《指导意见》还提出要打造网络、平台、安全三大体系,推进大型企业集成创新和中小企业应用普及两类应用,构筑产业、生态、国际化三大支撑7项任务,简称“工业互联网发展323行动”。  在江苏省企业信息化协会副秘书长田野看来,《指导意见》是一个重磅消息:“我国工业的基数实在太大,但是大量的工业设备的运行效率却很低。如果能够依靠互联网等信息技术手段,改变工业的流程、工艺、质量等,转型升级的效果是非常巨大的。”  “提供服务型制造,让客户用得好,保证客户不出问题,就成为新的核心价值。”田野表示,把客户的数据远程采集上来,远程数据分析和故障诊断,提前告知客户是否会出问题,就是服务商的机会。  田野举金风科技为例,它既是风机设备厂商,又是主轴、转子、变电箱的设备集成商,还提供风场运维。“很多客户就把相关业务整体包给金风。可以断言,随着工业互联网的发展,未来有越来越多的新形态的工业模式出现。”  陈肇雄表示,工业互联网对于制造强国的支撑,一是推动传统工业转型升级,实现各种资源更加优化配置,提升工业经济效益;二是加快新兴产业培育,催生智能化生产、网络化协同、服务化延伸、个性化定制的诸多新产业。  互联互通打破“信息孤岛”  “我国是制造业大国、互联网大国,但无论是从制造业这一端,还是从互联网这一端,我们都普遍存在能力不足的问题,所以才专门出台国家政策,来推动这方面的工作。”工信部信息化和软件服务业司司长谢少锋表示。  工信部信息通信管理局局长韩夏指出目前的几个短板环节:一是现有的网络难以满足工业生产高安全、高实时、高可靠的需求。“现在我们的网络主要是针对人与人的通信,对于产业发展还难以满足要求。二是缺乏统一的标准接口,互通性差。比如现有的工业现场总线和工业以太网的标准全球有20多种,现在没有办法直接进行互联互通。”韩夏说。  韩夏说,中国的工业控制系统、高端工业的软件基础薄弱,各种核心技术缺失;平台应用领域单一,缺乏第三方开发,工业APP数量与工业用户数量的双向迭代和良性发展尚需时日。另外,中国工业互联网的安全管理防护不到位,信息安全意识不足;标准方面缺乏顶层设计,存在大量空白。  除此以外,中国高端工业传感器、工业控制系统、关键工业软件等供给能力不足。各类人才的缺口都很大。  “工业互联网发展,一到两年内是一个培育期。”田野表示,首先是客户的包袱太重,各种历史的东西需要照顾,第二是概念还比较新。目前要实现快速的增长和普及,还存在一些现实的障碍。  陈肇雄指出,考虑到我国较明显的短板,此次《指导意见》的重点工作是:网络基础方面,重点推进企业内外网改造升级,构建标识解析和标准体系,建设低时延、高可靠、广覆盖的网络基础设施;平台体系方面,重点推动建设若干个面向多行业、多领域应用的国家级平台;安全保障方面,形成国家、行业、企业协调联动的安全格局;融合应用方面,重点加快新技术、新产品、新模式示范部署。  平台崛起或在未来两年  “工业互联网平台正步入规模化扩张的战略窗口期。GE、西门子均将未来2到3年视为平台规模化扩张的关键时期。”工信部信软司副司长安筱鹏认为,发展机遇稍纵即逝,亟待壮大本土工业互联网平台。  “工业互联网平台正成为抢占全球制造业主导权的必争之地。”安筱鹏表示,谷歌、苹果等跨国巨头借强大的消费互联网平台主导全球互联网,以平台为核心的产业竞争正从消费领域向制造领域拓展,领军企业围绕“智能机器+云平台+工业App”功能架构,整合生态资源,抢占工业大数据入口主导权、培育海量开发者、提升用户黏性,构建基于工业云的制造业生态,不断巩固和强化制造业垄断地位。  据悉,工信部将积极推动工业互联网平台建设,推动企业加速向互联网化转型,在建设国家级工业互联网平台和一批行业互联网平台的同时,鼓励企业开展数字化改造,制定支持企业上云的政策措施和操作指南,加快信息系统向云平台迁移的步伐。
(来自:科技日报)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